黑與白

作者: 文│洪良浩 | 管理雜誌 – 2012年1月12日 下午10:59

品牌經營是企業經營的全部,把品牌經營好,在消費者心目中,建立起理想品牌的地位,才是奠定企業基礎,成為長青企業的必備條件。

翻開台灣消費市場歷史來看,早期物資匱乏時代,當時的消費者在選購產品時, 所能選擇的品牌不多,僅能够以有限的收入,來滿足日常生活所需的產品。當時台灣的消費者,雖然能夠消費的產品不多,但是,這些品牌却成為幸福的標記,很多品牌也成為台灣印象,例如:

經濟衰微的年代,平常只能買得起的「香蕉牌」香菸,相較能取得一包「雙喜牌」香菸,已算是奢華的消費。隨著二十年的經濟發展,尤其在「吸菸過量,有礙健康」的警語成為香菸包裝盒上必需的詞句後,台灣的消費者竟然能安心的抽起「長壽牌」香菸,這是台灣消費者拜品牌之賜的一種幸福。

米酒也是消費記憶中的幸福標記,從米酒演變到黄酒到紹興酒,再到陳年紹興酒的發展過程中,陳紹曾是需靠關係才能買得到的佳釀,却很快被洋酒所擊敗。如今的婚宴酒席桌上,必須是一瓶威士忌或白蘭地,再搭配法國紅酒,主人才够面子,可是紹興酒却成為喪家的桌上酒。而米酒一躍為「總統」酒,令人匪夷所思,酒品消費習慣變化之快,令人不勝唏噓。

早期消費者在生活困頓中,使用鹽巴來刷牙,之後轉變為使用牙粉,已向前邁進了一步,直到了有「黑人」牙膏的出現,消費者經驗了刷完牙之後的清新凉爽,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,至今五十餘年,幸福的印記依然鮮明!儘管經濟好轉,進口的都是國際名牌牙膏,黑人牙膏已經和台灣的消費者結下了不解之緣,在市場上屹立不搖,最後外國名牌只好花下大筆銀子,將黑人牙膏招贅入室。

同樣以黑字號聞名的「黑松」汽水飲料,早期的消費者把黑松汽水當成是今天的香檳,是一種奢華的消費,用來招待來訪的貴賓,算是一種迎賓的禮數。黑松從汽水到鮮泡汽水的銷售,一直被認為是民營的飲料「公賣局」。在消費者腦海中,清凉而強勁的氣泡,喝後所打出來的飽嗝滿足感,是永不泯滅的童年美好記憶。

當外國品牌隨著台灣經濟發展陸續進駐,當第一包「非肥皂」於五十年代在台北新公園商品博覽會亮相,消費者從半信半疑開始,到「汰漬」洗衣粉大量廣告促銷成為洗劑之王以後,本土企業國聯工業公司推出「白蘭」洗衣粉,席捲大部份市場,取代了汰漬洗衣粉的地位,成為市場主流。當外商聯合利華公司進駐台灣之後,首先採取合作,後來國聯工業公司也嫁入聯合利華,成為洋媳婦。

我們認為,品牌經營是企業經營的全部,把品牌經營好,在消費者心目中,建立起理想品牌的地位,才是奠定企業基礎,成為長青企業的必備條件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