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金馬奔騰100】莫那魯道上身! 林慶台半百新人傳奇

年度影壇盛事金馬獎,明天就要登場!「金馬奔騰」系列報導,帶你深入認識今年台灣影壇「最紅的熟男」,入圍最佳新人獎的素人演員林慶台,他的本業是教會牧師,因為有一雙「超殺」的眼神跟「獵人氣質」,被魏德聖導演認定最適合詮釋抗日英雄「莫那魯道」,51歲第一次在電影中獨挑大樑,從克服語言障礙、超越體能限制、演出內心戲,林慶台表現亮眼,還被國外媒體形容為台灣版的「史恩康納萊」,而我們的鏡頭還獨家紀錄林慶台的部落生活,帶你去看不一樣的林慶台。

◎「眼」活了他 靈魂窗

電影片段:「我的族人啊,走進彩虹,永遠的獵場,行動吧。」

就是這個超殺的眼神,讓林慶台在賽德克巴萊演活中年莫那魯道,第一眼見到林慶台,很難將他跟霧社莫那魯道留下的照片聯結在一起。

一個原本51歲,在南澳當牧師的中年人,卻能克服外貌不盡相同,語言為戲重學硬背的挑戰,演了2集電影,就入圍金馬獎,林慶台是台灣第4季最神秘的熟男。

因為一部電影一戰成名,林慶台依然不改灑脫本性,接受媒體採訪,一件T-Shirt、一雙涼鞋,安步當車,但是胸前的項鍊,是賽德克巴萊的標記,不難看出林慶台對於這部電影感情不散,更充滿驕傲。

素人演員林慶台:「這一次的關係,拍電影,可能各方面都有看到,可能做事會比較容易一點,我發聲的話,觀眾會比較強烈一點,因為有殺氣的眼。」

◎針線活也行 按林慶台讚!

跟林牧師站在瞭望台舉目千里,話題總是會繞回腳下這片土地,這座瞭望台,從設計到完工,全是他一手包辦,話沒多說,活不少做,林慶台的男人本色是這樣的,粗工了得,林慶台的針線細活也不含糊。

這幾款「原」味十足的鞋子,同樣都是林慶台把腦子裡、心裡想的「原汁原味」,跟老師傅合作,細細密密做出來。林慶台:「比如說黏膠啦、比方說這個布的寬啦,這個是布嘛,它必須要材質什麼都有多就對了啦,所以穿起來也是滿長的時間。」

◎林慶台 社會霸凌歲月 

生於斯,長於斯,一家人在南澳落地生根,拿在林慶台手裡的照片,裡面是這輩子血源最深最親的人。林慶台:「這就是我爸爸,這是我全家,我大哥、二哥、三哥。」

6歲,當牧師的爸爸早逝,「母代父職」,媽媽四處宣教不在家,林慶台覺得沒有足夠的呵護關愛,從那麼小開始封閉內心。記者:「那時候一年見到媽媽幾天,算得出來嗎?」林慶台:「沒有,好像幾乎看不到,幾乎是滿少的。」記者:「所以你是外公外婆帶大?」林慶台:「對。」

穿著學士服的林慶台,跟著父母的腳步從神學院畢業,但是27歲以前的林慶台。在內心築了一道高牆與世隔絕。林慶台:「以前人家都叫我們番仔、番仔,當時就是因為這樣,我到社會叛逆的原因,為什麼這個世界還有這些混蛋的人看不起我。」

照片中椅子是林慶台自己設計,一刀一斧慢慢雕琢的工藝,雖然自暴自棄那段歲月,選擇每天喝得醉醺醺,但是有母親溫柔雙手扶持,該學的基本技藝不曾荒廢。

林慶台:「比方說我喝酒啦,喝醉她都不會罵我,她會跟我講說,過得好不好啊,身體怎麼樣啊,她不會拿那個東西來再加上…。」記者:「給你壓力那樣」林慶台:「不會。」

◎考10分 破格錄取

母親祈禱15年,上帝終於聽見,像聖經裡說的迷途羔羊知返,林慶台決心一輩子傳道,以破紀錄的「低分」,考取玉山神學院。林慶台:「上帝祂要我,就會要我,他說成績單已經在手上,聖經2分、國文幾分,總成績都沒有到10分,我姊說你怎麼會進去。」

記者:「他還沒進神學院之前,你覺得有改變很多嗎?」教會長老張金振:「有改變,改變很多。」記者:「變怎麼樣?」張金振:「以前啊,還沒有結婚的時候,在學校,女朋友很多。」記者:「很多?真的?」張金振:「那時候還沒有結婚啦。」

◎山林獵場 相遇林慶台

領著林慶台在南澳傳福音的長老張金振,也是林慶台在山林狩獵的夥伴,70多歲,走路步伐有些不穩,還是懷念兩人在山上馳騁的日子。記者:「你有跟他一起去打獵嗎?」張金振:「這個最猛,什麼都會打到啦,山豬啊、山羊啊、山羌啊,因為以前我的師父,他在還沒有結婚的時候,有很多那個女朋友。」記者:「女朋友跟打獵有什麼關係?」張金振:「女朋友很多,還要去山上打獵,打得很多。」記者:「打獵不能帶女朋友?」張金振:「沒關係啦,要禱告。」

林慶台:「從這個開始,一直到這個地方,那地方是山豬、山羊、山羌。」記者:「這樣爬上去要多久時間?」林慶台:「這個會比較快啦,上去的話大概一個小時,下來如果東西多,大概兩個小時。(就是收穫很多的意思)」

山豬的獠牙,山羊的頭骨,都不難想見林慶台是個真正的獵人,獵刀上血跡已經斑駁,但是祖靈留下的獵捕技巧,已經存在泰雅族子孫林慶台的血液中。林慶台:「如果牠衝過來,牠的距離如果是在這個地方的話,那我們就在這邊等牠,剛好就是在這邊等,等就好了,牠就會衝過來。」

◎林慶台 為戲搏鬥咬牙吞

平地人看來危險的狩獵,對原住民林慶台易如反掌,但是要演電影,學習賽德克語,林慶台可以說是拼了老命。

小本筆記密密麻麻都是林慶台的字跡,搭配劇本反覆練習,本身是泰雅族的林慶台。拼的是賽德克語還有用心,聽覺上,一閃即過的台詞,林慶台字字句句都背到作夢也忘不了。林慶台:「那個日本老師,我要講的日語他就多加了一個字,多加一個字,我就沒有辦法了。」

在漫長拍片期間,有時候導演魏德聖對林慶台演出的反應,不如他本身預期,10個月壓力鍋,一觸即發。導演魏得聖:「我知道他有面子問題,他有很大的面子問題,然後我就把這個面子問題,變成他最大的壓力。」林慶台:「他沒有拍好,他就很生氣,他不是針對我,就踢說,算了,就天就這樣休息,那我就更在乎,工作人員要拿水給我,我就丟水,然後那個老師要來跟我講,我就說,你不要給我過來。」

不服輸,彷彿成了林慶台人生最佳寫照,就像他人生中的波折,高潮迭起,林慶台卻始終能在信仰的頭目-上帝帶領下,堅定自己的步伐,或許賽德克巴萊成就台灣影史的傳奇,而貫穿全劇的林慶台,用自己的人生傳達最美的福音。

……..原文連結按這裡